“三快三慢”巧解千千结(图)     DATE: 2019-05-31 14:52

  常言道,清官难断家务事,一般人都会想法躲开。可偏偏有这样一群人,哪里有纠纷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。

  陈国通,是鄞州区下应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、司法所长,也是一名四级人民调解员。自1986年从事人民调解工作以来,一直工作在基层。27年来,他成功调解500多起社会矛盾中的“疑难杂症”,被当地群众誉为“调解大王”。

  今年9月,陈国通被司法部授予“全国人民调解能手”称号。当记者问这位调解能手,是怎样把棘手的调解工作做得这么得心应手?陈国通笑着说,其实也不难,关键是要做到“三快三慢”,即对居民邻里、打架斗殴、妇女之间的矛盾纠纷要快处理;对婚姻、家庭、产权宅基地矛盾纠纷要慢处理。

  陈国通善于分析。他说,凡是吵架斗气的纠纷,双方肯定觉得自己什么都对,错在对方,而事实上一个巴掌拍不响,参与方或多或少有点错。陈国通的方法是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每次在调解之前,陈国通就先指出双方的错误,让双方认清自己“理亏”的地方,激动的情绪才能平缓下来,才有退一步的可能。待到双方都心平气和时,再站到公正的立场上为双方提建议,矛盾就能迎刃而解。

  陈国通曾经处理过这样一起纠纷。有户人家有四个女儿,上世纪八十年代,这家的老人考虑到膝下无子,家里劳动力不够,便为大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。女婿进门时,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,大女儿一家必须赡养老人,待老人过世后家中四间房屋便归大女儿一家所有。后来,大女儿一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,在支付老人的赡养费时总是拖拖拉拉,其他姐妹怨言不少。前年,这家的老父亲过世了,大女儿提出,要将父亲名下的房产过户到自己名下,而家庭其他成员认为大女儿没尽到赡养义务,不同意过户。双方为此三次对簿公堂,可问题迟迟没有解决,这家人慕名找到陈国通。陈国通了解情况后,先做家中其他人的工作,强调根据协议规定,大女儿的确有权继承父亲的房产。接着,他又帮大女儿算账:“三场官司光律师费就花了好几千,还不算诉讼费。何况在赡养老人上,你们的确做得不好。如今,为了房子与母亲等亲属反目,得不偿失。”在这次调解中,陈国通多次上门劝说,分析利害,双方终于达成协议,四间房子母亲和大女儿一人一半,大女儿每月出100元赡养费,一年分两次支付,这样的结果皆大欢喜。

  陈国通说,调解各类矛盾并没有固定的模式,也没有固定的招数,唯一不变的就是牢记百姓的事无小事,实实在在为他们排忧解难。

  基层矛盾错综复杂,构成这种复杂的要素很多,比如当事人法律意识不强,比如看似简单的矛盾,却因为牵涉方方面面的利益而被不断升级……因此,大家都说,在基层干调解真的很困难,往往吃力不讨好。

  27年间,靠一张嘴、一双腿,调解500多起疑难纠纷,且调解成功率达100%,让陈国通无愧于“调解大王”的美誉。

  采访中,陈国通透露,他有一个习惯,每次调解,他都会把要点、诀窍写进卷宗。日积月累,这些卷宗如今成了单位里同事们的“宝贝”。

  第一,调解需要参照“条文”,但这些条文不是现成的法律,而是爱心、细心、耐心,是公正、公平、公开。陈国通曾在卷宗中写到:“调解需要带着感情,但又要不偏不倚,把一碗水端平”,“法律就像钢针,任何人不可逾越,情就像手中的线,人民调解员需要用它们缝缝补补,化干戈为玉帛”。

  第二,调解需要了解基层和掌握民情,要同情民意,尊重诉求,这些基本功不可能一蹴而就,需要在基层长期积累。“现在一些基层干部之所以对矛盾束手无策,采取回避态度,就是因为浮于表面,听不懂百姓的心声,与百姓难以融合”。

  第三,在基层干调解,需要与百姓建立真感情。要带着感情去调解,让百姓产生信任感和认同感,就能消除隔阂,就能和百姓在同一条板凳上掏心窝。也只有当调解对象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,调解的“艺术”才可以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,很多难啃的骨头,才会靠彼此的真诚慢慢“软化”。陈国通“神通广大”的秘密其实并不复杂,归结起来,就是“为民情怀”和“基石精神”。(易 鹤)